当前位置: 首页 个人随笔 正文

医者不能自医,律师何尝不是

庄园金融律师 |
63

说好的岁月静好

在上海出差,顺带去杭州看好友。三月底的杭州,美的温柔,像个懂事的少妇。我们在西湖边吃饭喝龙井,望着外边休闲的人群和美景美食,不禁想,这不就是很多年前我们期盼的岁月静好吗?

说是很多年前,其实过去也没太久。

我和好友形影不离的时候刚刚三十出头,那时候我们又勇又萌又傻,一根筋的跟着创业,却完全不知道啥是创业,创业为啥。好友的记忆,是一天三顿酒,人人都是客户。我也差不多,完全可以用“毫不关心应该关心的,毫不计较应该计较的”来形容。

那段日子我们非常快乐,以至于现在回忆,我俩能在半夜笑到不停。

那几年是我酒量的巅峰期,我这么不爱喝酒,社恐至死的人,竟然稳住了一顿一顿的大酒局。那几年是好友的颜值巅峰期,什么不用涂抹,什么也不用控制,啥减肥呀,美容呀,老子天生丽质。

当时的我们总期盼岁月静好,而什么是岁月静好,其实也懵懂。

医者不能自医,律师何尝不是-庄园金融律师

分开的这几年,多数情况下我一个人东奔西跑,干回本行,尽量回避和更多人打交道,尽量把精力集中在解决问题上,工作滴酒不沾。好友回到新疆又机缘巧合到杭州。分开的这几年,我们不常联系,朋友圈连赞都不用点。

再见面时,我能感到她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一切是那么的松弛和自然,一如她的性格。

人就是要顺着性格,而不是总想着去改变自己。

这几年我心里的诚惶诚恐逐渐消失,替代而来的是生活上的一顿饭,工作上的一个具体问题的解决。做回律师的这三年,我没有为工作和任何人着急过。我给好友说,我现在是我们单位的老好人,她听了不可思议的哈哈哈大笑。

有时会想,这是不是人们口中,所谓的“中年平庸”。随后又想,那么中年不平庸又是什么?然后就发现,每当我开始分辨平凡可贵和平庸中年,就一定会做错事,乱折腾。

都说医者不能自医,律师也是。

我擅长给朋友们出主意,能不费力的抓住些许问题,但这些一旦放在自己身上,思辨能力自动失灵。

和过去的错误挥手告别是挺难的,因为不但要承认有错,还要承接错误的后果。为了避免更多错,我有段时间很喜欢和老年人聊天,有时在小区门口看到一大群老太太打牌,老头子下象棋就到前边凑凑热闹。我天真的以为,人活到一定岁数就会自然坦然,懂得爱和包容。然而事实是,老年人的焦虑一点都不比中年人少,把一辈子积累的经验都用在计较上的人不占少数。

看起来年龄不能解决很多问题,反而会带来更多问题。

到现在,如果要问什么是岁月静好,我想了想还是要顺着性格,尽可能做自己。在面对柴米油盐时,能从工作上获得慰藉,在工作陷入焦虑时,能在家庭的温暖和爱中,淡化辛劳。岁月静好,就是轻易不言爱;岁月静好,就是向前走,别回头。

声明:原创文章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