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庄园说法 正文

对2020“打财断血”的认识

庄园金融律师 |

打财断血

2020ZGF工作报告,对于SHCE专项斗争工作的总结如下:“完成SHCE专项斗争审判执行任务。依法惩处HE犯罪分子,审结SHSE犯罪案件33053件226495人,对孙小果、陈辉民、尚同军、黄鸿发等HE势力犯罪组织头目依法判处死刑;坚持“打财断血”,坚持“打伞破网”。通过专项斗争,社会治安明显改善,人民群众安全感显著增强。”读到这段,忽然想起了本人办理的一起案件,判决书对于当事人财产处置,也使用“打财断血”一词。判决书原文为:“关于本案涉案财产的处置问题。经查,本案为HSH性质组织犯罪,该组织利用暴力及软暴力手段,通过行贿、盗窃、围标等多种非法手段长期霸占煤矿煤矸石经营销售,大肆敛财,获取非法利益。根据“打财断血、黑财清底”的刑事政策,对于HSH性质及其成员的违法所得,一律予以追缴。对于组织者、领导者以及骨干成员还应当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于被告人g作为HSH性质组织成员,利用亲属关系,获取非法利益,予以没收.......”

对2020“打财断血”的认识-庄园金融律师
打财断血

刑事政策

上述判决书所说的刑事政策指2009年以来,两高及公安部、司法部出台的关于SHCE的会议纪要、司法解释等,以及2018年专项斗争以来针对HE案件颁布的各种规定和意见。其中关于SHSE案件财产方面,2019年两高两部专门出台《关于办理HE势力刑事案件中财产处置若干问题的意见》。

2015会议纪要,根据在HSH性质组织中的从属地位做出区分:

  • 对于HSH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依法应当并处没收财产。在HSH性质组织敛财数额特别巨大,因犯罪分子有转移、隐匿、毁灭证据或者拒不交代涉案财产来源、性质,导致违法所得以及其他应当追缴的财产难以准确查清和追缴的前提下,对于组织者、领导者以及为该组织转移、隐匿资产的积极参加者可以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 对于确属骨干成员的积极参加者一般应当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 对于其他积极参加者和一般参加者,根据所参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次数、性质、地位、作用、违法所得数额以及造成损失的数额等情节,依法决定财产刑的适用。

因此,在本次专项斗争之前,根据2015年会议纪要的精神,对于HE犯罪分子财产刑处罚原则是谨慎适用的。组织者、领导者只有在敛财数额特别巨大,且存在转移、隐匿、毁灭证据或者拒不交代涉案财产,导致案件难以查清和追缴的情况下,才可以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此为前提。对于一般参加者,要综合全案证据以其所参与的违法犯罪活动的次数、违法所得数额及造成的损失数额,确定是否适用财产刑。

2019年两高两部意见,在2015会议纪要的基础上,对于彻底铲除HE势力犯罪经济基础的决心显然更为坚决。对于组织者、领导者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为一般原则,无例外无前提。对于骨干成员或者为该组织转移、隐匿资产的积极参加者,可以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但对于其他组织成员,也就是一般参加者,依然延续了2015会议纪要精神,没有做出改变。一般参加者应当根据所参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次数、性质、地位、作用、违法所得数额以及造成损失的数额等情节,依法决定财产刑的适用。

案例

那么回到G案,指控其参加HSH性质组织,实质G只参与了一起寻衅滋事,并且在事后积极、主动给与被害人赔偿。说的白一点也就只能算一起早已经过交警处理的交通事故。法院裁决没收G银行账户内全部存款(实际也是其家庭全部资产),逻辑是G是HSH老大近亲属,存款都是从HSH组织挣的。

如果案件就这么简单,这么判也没毛病。

但问题,第一:G从来没给HSH老大亲戚打过工,在亲戚的任何公司和组织中,都没有拿过工资。他只是从HSH老大承包的煤矿拉煤,倒煤给下家,挣下家差价谋生。

第二:围绕着煤矿,有和G一样挣钱的成百上千的司机,大家都围绕着小城市几乎仅有的资源谋生,并无差别。

第三:判决认定因为近亲属关系就成立利益输送,其实只能在一种情况下成立,就是利益是专享、独有,不劳而获。但G不是,他和另一兄弟两人开一辆大货,24小时不停,两班倒拉煤卖煤,几乎全年无休。

在办理案件过程中,当事人和家属反复表达:农村人的时间不值钱,坐几年牢能接受,但辛辛苦挣的钱不要都没收了。他们反反复复说这些话,我反反复复听,反反复复看案卷材料,我真的能理解他们的意思。

这个案子当然还有很多更专业的问题可以讨论。比如我们对这个案子始终坚持做无罪辩护,也就是G是不是可以被认定为HSH性质组织一般参加者,从四个特征的方面其是不是符合。G所参与的仅有的一次“交通事故”,是不是构成寻衅滋事罪,该起寻衅滋事是不是在HSH性质组织的指导和管理下实施。

还有一般参加者财产刑适用更为复杂的问题,涉案财产的范围,对于财产来源实质认定的标准;财产权属、性质如何在法律规定较为模糊的情况下,做出清晰的认定。对于财产来源、权属、性质的举证责任承担以及证据的证明标准等~~

职业律师的问题

职业律师看待问题,自然只能基于职业,职业有局限性。我们无法站在更高的角度,用更长远的眼光看待一切。在我们的视角下,只有个案中鲜活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每一笔钱,我们需要对此负责。至于历史是什么,由谁书写,和我们相关,也和我们无关。

律师是这个世界上最信仰法律的人,因为我们和我们的当事人一样,除了信仰法律,其他一无所有。

声明:原创文章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