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案例综述 正文

杭州互金平台铜板街兑付方案太糟糕(二)

庄园金融律师 |

在上一篇文章《杭州互金平台铜板街兑付方案太糟糕》发出后,众多铜粉在留言,其中,90%的留言是关于铜板街兑付方案中“待兑付本金”的计算方式,大部分铜粉认为退出方案将待兑付本金定义为“总充值金额减去总提现金额的剩余部分”是对广大铜粉的变相收割。

杭州互金平台铜板街兑付方案太糟糕(二)-庄园金融律师
铜板街兑付方案

是收割,但并不变相。

简单来说,铜板街成立于2012年,如果投资人在2012年开始投资,那么在2019年12月3日之后,投资人待兑付本金将和投资账户内待收回本金不是一个数,这两个数差多少呢?差自2012年至2019年,7年间投资人从账户中已经提现的总金额。

我们把情况说的再通俗易懂一些,假设一个投资人在7年间,本金从来没有中途提现过,而只是将全部利息提现,那么他的待兑付本金需要减掉7年来所有的利息收入(还包括了各种活动返现,红包等等收益)。还好,本姑娘记忆中铜板街没有利息太高的产品,否则七年的老铜粉就要注意了,如果你投的项目收益率超过年化14.3%,那么你的待兑付金额实际等于零。

这也就是为什么兑付方案征求意见一经公布,最不能接受的是陪伴铜板街时间越长的那批老铜粉,第一是情感上接受不了,第二是损失上也很难接受,毕竟本金的基数可能很大,目前的风险敞口更大,另外等于资金被无息占用的时间更长,资金成本损失更高。

法律是如何规定的?

对于此问题,我们今天专门就这种利息折抵本金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做简要答复。

依据两高一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2014)16号文:“第五,关于涉案财物的追缴和处置问题: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的资金属于违法所得。以吸收的资金向集资参与人支付的利息、分红等回报,以及向帮助吸收资金人员支付的代理费、好处费、返点费、佣金、提成等费用,应当依法追缴集资参与人本金尚未归还的,所支付的回报可予折抵本金。”

2017年8月24日,国务院《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第四条:“非法集资参与人应当自行承担因参与非法集资受到的损失。本条例所称非法集资参与人,是指为非法集资投入资金的单位和个人。”

2019年两高三部关于《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高检会〔2019〕2号):“集资参与人,是指向非法集资活动投入资金的单位和个人。第二十四条:“下列资产应当作为清退资金来源:(一)非法集资的资金余额;(二)非法集资资金的收益、转换的其他资产及其收益......”。第二十六条:“向非法集资参与人清退资金时,其因参与非法集资获得的实物和货币回报,应当予以扣除。”

因此,分析上述法律法规,确实有应当将取得的利息予以扣除的规定。但是,上述法律法规均是在案件已经被定性为“非法集资案件”,也就是平台已经因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集资诈骗被立案或者进入司法程序时,才适用的。

另外,两高一部关于《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2014)16号文针对的是“以吸收的资金向集资参与人支付的利息、分红等回报”,如果项目真实,不存在资金池,项目一一对应,投资人获得的利息并不是“吸收的资金”而是正常项目投资回报,这部分不属于可以追缴的部分,更不应该抵扣本金。

所谓的良性退出

所以,我们此时还是再回到所谓的“良性退出”的话题内讨论,铜板街的做法其实也是目前众多嚷嚷着良性退出平台的做法。良性的定义仅是平台方做出的,法律和投资人对于良性的定义各有各的定义和理解。在退出尚未引发恶性群体性事件,也就是未进入到“非法集资案件”之前,还是应该在遵守《合同法》的规范下,以契约精神谈,在双方都能接受的前提下谈。

而从这一点出发,本姑娘能理解铜板街兑付方案背后的逻辑,无非是要让铜粉们风险共担。如果要风险共担,不如更为透明、真诚一点为好。

还是要强调一遍,退出方案做的太差。

声明:原创文章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