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庄园说法 正文

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件谈羁押必要性审查

庄园金融律师 |

&宿命&

刑事律师的宿命之一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人先弄出来,你要非用“捞”,其实我们也不介意,“捞”不一定都指违法的方法,也很有技术含量。

先奉上两组数据。

第一组:2018年,最高检决定自当年4月至12月,在全国检察机关开展“监督维护在押人员合法权益专项活动”。在此专项活动指导下,截至2018年11月底,全国检察机关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立案55858件,其中依职权审查35564件,占63.7%;提出释放或变更强制措施建议49956件,其中被采纳44713件,采纳率占89.5%。来自检察日报2019年3月12日第4版。

第二组:根据2013年以来非吸案件公开披露的审判信息,非吸案件的平均审理期限为18个月。来自网贷之家行业数据统计一栏。

因此,简单从以上数据看,对非吸案件犯罪嫌疑人的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工作的意义,是十分重大的。

第一,非吸案件本身“涉众广、案情复杂”等特点,直接导致案件的羁押期普遍超长,几乎每个嫌疑人都处在茫茫的不知前路的黑暗中。

第二,最高检2016年出台的相关文件,其初衷是在不影响刑事诉讼正常进行的前提下,尽可能降低审前羁押率。非吸案件的证据虽然庞杂但容易固定,尤其在p2p时代,三项数据的提取、储存、对比有专业的场所和方法,犯罪嫌疑人羁押对侦查工作并无重大实质影响,与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设置相吻合。

结合最近工作,我们来谈谈非吸案件中的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的细节性问题。

&关于提起时间&

非吸案件的羁押必要性审查最佳提起时间,应当是在检察院二退完成后。因为这个时候侦查已经结束,相关证据的固定工作已经完成。提起羁押必要性审查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案件事实基本查清,证据已经收集固定”。因此,太早提起的意义不大。其次,二退后,辩护律师已完成整体阅卷,对于当事人是否涉嫌犯罪,罪重罪轻有了初步掌握,利于抓住核心问题,强化提起理由。

&关于提起的理由&

结合犯罪嫌疑人在案件中身份,区别对待提起的理由。对于从犯、胁从犯,建议从需要承担的刑事责任入手,是否存在“可能被判处拘役、管制、独立适用附加刑、免予刑事处罚或者判决无罪的”情形提起。对于主犯,在初步达成“认罪认罚”的共识下,可以将“悔罪”表现具体体现在:比如,协助资产清收,提高正常兑付金额;协助追赃,挽回投资人损失;维护社会稳定,降低司法机关工作压力等方面入手。

&关于提起的结果&

羁押必要性审查最终的有利结果是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好绕:)通俗点讲是:人能暂时出来。与最终是否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没有一定、必然关联。

是不是人能出来,就意味着不用坐牢?

Maybe, but not absolutely.

是不是人能出来,就意味着事不大,坐牢的时间能短一点?

Maybe, but not absolutely.

是不是人能出来,就意味着审判前,都不用再进去?

Maybe, but not absolutely.

在外边接着干坏事,no

发现新的犯罪事实,no

检察官的心情不好,no

最终需要交纳保证金、提供保证人。出来后要依据规定,履行会见、外出报告、配合侦查等一系列义务。只能说对犯罪嫌疑人,漫漫诉讼路,走顺了一小段。

声明:原创文章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